开罗斋月

今天,在下班回家的路上,我在到达eftar之前就到达了地铁站。我目睹了一种奇怪但并非罕见的情况。票务...